昨天我很無聊的在客運上

我無聊的幻想著一個問題...

如果你已經死了,你要怎麼樣才願意離開這個世界,不留遺憾

 

假設這世界真的有鬼

那我想要一個一個的向所有人道別

用托夢的方式

 

我想要先跟大學四年的同班同學說再見

告訴他們,我這四年有你們我過的很開心

 

再來是我的家人,我會想要去看看他們,但是我還不知道怎麼說再見

 

再來是一些摯友們,叫他們不要想我,也不要替我難過

我會跟他們說,我已經和你沒有關係了,所以不用記著我

 

接下來是我重要的男友,我希望可以不用托夢他就看的到我

我想要好好跟他重溫舊夢一下,然後好好的跟他說再見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常常來看你,但是你也不用太在意我

我會過的很好

 

再來我想要交代一些事情

我會希望我的男友可以代替我照顧我的媽媽和弟弟

當然也不是太誇張的照顧,只是希望有人可以關心他們

我會跟所有的親戚見面,並且以托夢的方式,希望他們可以稍微照顧我媽和我弟

 

接下來最棘手的是

我爸

從我上大學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我爸了

我爸從小跟我們家的感情不好,被我媽趕出去之後

我還記得,在我大一剛搬進宿舍的那一天,是最後一次見到我爸

當時他還給了我五百塊

叫我省著點用

然後我就再也沒看過他,也沒聽過他的聲音

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

 

我想我死了的話,也許還得在天空飛一飛

不停的用眼睛搜尋,找很久才能找到他

 

我也不知道要跟他說什麼,可是我希望他能夠照顧媽媽或弟弟

錢就好

我想我爸或我媽跟弟弟,應該都已經無法彼此互相接受了

所以,如果可以的話

稍微提供一點資金援助,我就很高興了

就算他再也不想要跟我們接觸了

我也希望他能夠幫助弱勢族群,為自己做一點功德

希望他可以當個好人

 

結果我最不放心的還是我爸,我媽,跟我弟弟

家人

 

我不知道會為我最難過的人是誰

我希望都不要太難過,這樣我也很捨不得

 

我本來以為我最離不開的是我男友

仔細想想卻發現,我最放不下的竟然是我爸爸

是那個從小就令我不恥的爸爸

是被我們家放逐的爸爸

被視為家族中的老鼠屎的爸爸

 

想到這裡,我就在國光客運上哭了

我以為我已經忘記他了

卻沒想到原來在我的內心深處

還有一塊是屬於他的地方

 

畢竟他是我爸爸,我知道

是不是真的要等到我死了我才會認他?

到了那個時候我會不會後悔呢?

 

但是問我現在要不要去找他?

我卻沒有辦法面對他

 

果然很多事情都是這個樣子呢。

因為內心中的包袱,讓我無法面對他

可是如果哪天我真的死了

沒有包袱的我卻最放不下他

 

客運開著開著就從新竹要到台北了

要下交流道的時候,我讓自己停止了這莫名其妙的幻想

我擦擦我的眼淚,讓自己以為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我假裝不在乎

 

可是經由這個真實的想像

讓我在心裡留下了記錄

我也知道,也許我人生中最後一個課題

就是我爸爸

奈米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